增强“需求侧管理”的重点和方向

编者按

2020年12月1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扭住供应侧构造性改造,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造”,12月16日至18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强调“注重需求侧管理”。为了进一步从理论上正确懂得“需求侧管理”,更好地推进相干的经济实践,本版今日特刊发两篇文章,对“需求侧管理”的内涵及实践路径展开深刻剖析和解读,以飨读者。

作者:王一鸣(中国国际经济交换中心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讨中心原副主任)

2020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紧紧扭住供应侧构造性改造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买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应、供应创造需求的更高程度动态平衡,晋升公民经济系统整体效能”。构建新发展格式,既要从供应端发力,也要从需求端着手。注重需求侧管理,要把短期政策调节和中长期制度建设联合起来,在有效扩展投资需求的同时更加器重扩展消费需求,着力买通堵点,畅通循环,晋升公民经济系统整体效能。

1.注重“需求侧管理”,把短期政策和长期制度建设联合起来

立足构建新发展格式,注重需求侧管理,重要是针对制约国内需求潜力释放的构造性问题,以体制机制建设和相干政策调节为重要道路,买通影响公民经济循环的堵点和梗阻,有效释放国内需求潜力,实现更高程度的供需动态平衡。这里的需求侧管理,不再仅着眼于逆周期调节,以短期宏观政策为工具,调节需求总量,熨平经济周期,而是更加注重完美体制机制,更有效发掘内需潜力,把潜在的消费和投资需求激发出来,形成扩展内需的长效机制,加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

从我国应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经验看,重要是通过短期宏观政策实施扩展内需战略。亚洲金融危机后,外部需求大幅收缩,我国保持人民币不贬值,同时提出扩展内需战略,通过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发行长期建设国债,增强基本设施建设,扭转投资快速降落势头,对冲外需降落。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造成宏大冲击,外部需求急剧萎缩,出口和工业生产大幅回落,就业压力显明增大。我国提出履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两年新增4万亿元投资,并启动十大产业振兴计划,同时采用家电下乡等举动以扩展消费需求。

在这两次应对外部冲击的进程中,短期宏观政策对扩展内需和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发生了主要作用。但仅依附短期政策调剂,难以形成扩展内需的长效机制,还会带来后期政策消化的压力。比如,通过短期政策匆匆进产业投资,在遏制工业下滑的同时,也会增大后期产能多余压力,激励汽车消费的税收优惠政策,在刺激当期消费的同时,也会透支后期消费。更主要的,随着发展阶段和条件的变化,依附财政大规模投入基本设施建设,不仅投资的边际效力会降落,还会增大处所政府债务规模和潜在风险。可见,注重需求侧管理,既要器重短期政策调节的作用,更要器重完美体制机制,增强制度建设,把短期政策调剂和中长期制度建设联合起来,形成释放内需潜力的可连续动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作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断定,提出推动供应侧构造性改造的重大战略,依照“三去一降一补”和“巩固、加强、晋升、畅通”八字方针推动和深化供应侧构造性改造,有效改善了供求关系。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造成宏大冲击。我国兼顾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率先实现经济“V”型反弹。面对外部环境和国内发展条件的变化,我国提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匆匆进的新发展格式,保持以深化供应侧构造性改造为主线,同时注重需求侧管理,强调保持扩展内需这个战略基点,不搞大水漫灌,在采用适度的规模性政策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同时,合理领导消费、储蓄、投资等方面进行有效制度部署,从制度建设层面推进形成扩展内需的长效机制。因此,注重需求侧管理,要着眼于构建新发展格式,在保持以供应侧构造性改造为主线的基本上,通过完美体制机制和制度建设,连续有效释放内需潜力,形成需求牵引供应、供应创造需求的更高程度动态平衡。

2.“需求侧管理”更加器重扩展消费需求

过去一个时代,我国需求侧管理重要着眼于调节投资需求,通过领导处所政府和企业扩展投资,形成了比拟行之有效的投资调控系统,但针对扩展消费需求的调控手腕相对有限。随着我国需求构造产生变化,依附扩展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空间显明收窄。2015年以来,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稳固在60%左右,2018年和2019年分离为65.9%和57.8%,比资本形成总额贡献率分离高24.4和26.6个百分点,经济对投资的依赖度显明降落,从投资驱动为主转向消费驱动为主的特性更加显明,消费已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2020年以来,我国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都走在世界前列。但经济恢复仍不平衡,需求恢复滞后于供应,消费恢复滞后于投资。2020年前11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降落4.8%,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2.6%,消费增速比投资增速低7.4个百分点。呈现这种情形,既有疫情冲击因素,也有多重深层次原因。

首先,疫情克制消费偏向和未来预期。受疫情冲击带来的居民收入增长放缓等影响,居民消费偏向显明降落,2020年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实际增长0.6%,而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实际降落6.6%。在收入增长放缓的情形下,2020年前三季度居民储蓄存款增添近10万亿元,显明高于过去3年前三季度新增存款平均6.2万亿元的程度。究其原因,除了服务消费尚未完整恢复带来的被动性储蓄增添外,重要是预防性储蓄增添的成果。

其次,居民负债程度上升挤出消费。近年来,居民个人住房贷款快速增长。2020年上半年,购房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5.7%,居民部门负债程度继续上升。居民部门负债程度上升,往往随同着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回落,对最终消费会形成挤出效应。

消费恢复滞后,最终将传导到生产和投资,影响经济稳固复苏。消费恢复滞后于生产恢复,库存就会增添,企业营收也会受到影响。在外需不肯定性增添、投资仍受到制作业和民间投资恢复偏慢制约的情形下,推进经济稳固复苏,应更加注重扩展消费。

近年来我国消费构造升级出现一系列新趋势,正在成为推进消费的主要力气。一是商品消费高端化。居民消费从注重量的满足转向寻求质的晋升,对产品质量、品质、品牌的需求日益晋升,时尚、品质、节能、智能等升级类产品受到市场欢迎。二是消费构造服务化。实物消费占主导的消费构造日益转向服务消费占主导的消费构造。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占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到达45.9%。通讯服务、民众餐饮、文化娱乐、休闲旅游、教育培训、健康养生等服务消费正在成为消费新热门。三是消费方法网络化。随着移动支付普及率快速晋升,网络零售全方位融入居民生涯,网络消费规模连续扩展。2020年前11个月,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15.7%,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到达25%。四是消费群体年青化。我国“90后”“00后”新一代消费群体,成长于互联网飞速发展的时期,他们的消费理念和消费模式不同于上一代,相较于价钱,他们更看重质量和性价比,寻求时尚和品牌,乐于尝试新颖事物,成为催生新型消费的主力军。五是城乡市场融会化。随着互联网技术和网络笼罩范畴扩展,特殊是国度对农村地域网络建设的支撑力度加大,网上零售连续向农村下沉延长,改善了农村的消费环境。农村市场和城市市场更加有效衔接起来,优质农产品通过网上销售进入城市千家万户,成为消费增长的主要因素。

扩展消费,要适应消费变更和构造升级的新趋势,晋升传统消费,培养新型消费,发展服务消费,以消费升级引领供应创新、以供应晋升创造消费新增长点,连续加强社会再生产的循环,实现更高程度的供需动态平衡。

3.“需求侧管理”要着力买通堵点和畅通循环

在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经济循环中,消费是终点也是新的起点,是匆匆进国内国际双循环的主要抓手,也是加快释放内需潜力、加强经济发展动力的着力点。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到达41.2万亿元,约为6万亿美元,接近美国6.2万亿美元的规模,2020年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零售市场,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将进一步浮现。增强需求侧管理,重在采用有效办法,买通堵点,在合理领导消费、储蓄、投资等方面进行有效制度部署,形成壮大国内市场,为构建新发展格式提供主要支持。

第一,加大收入分配调节力度。着力进步居民收入在公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进步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适时调剂最低工资尺度,着力进步低收入群体收入。完美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健全各类生产要素由市场决议报酬的机制,摸索通过土地等要素使用权、收益权增添中低收入群体收入。完美再分配机制,加大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等调节精准度,匆匆进城乡居民增收,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第二,完美社会保障系统。健全兼顾城乡、可连续的基础养老保险制度、基础医疗保险制度,稳步进步保障程度。实施企业职工基础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整制度,逐步实现养老保险全国兼顾。加大划转部分国有资本收益充实社保基金的力度。完美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和大病保险制度,加快落实异地就医结算制度。简化社保参与、转移、接续等手续,加快实现社会保障全笼罩。

第三,扩展中等收入群体。中等收入群体是购房买车、教育医疗、休闲旅游等中高端商品和服务消费的主力军,是引领消费构造升级的中坚力气,对于扩展消费有壮大支持作用。必需进一步扩展中等收入群体,使其成为扩展消费的主力军。

第四,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我国2.9亿农民工已经占到4.2亿城镇就业总人口的近70%,但农民工进城落户仍面临不少门槛。有研讨表明,如果农民工依照城市居民消费方法消费,人均消费支出将增长27%。为此,应加快户籍制度改造,加快实现基础公共服务全笼罩,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以释放宏大的消费潜力。

第五,保持“房住不炒”政策。加快树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完美长租房政策,改造住房公积金制度,匆匆进房地产市场安稳健康发展。增强对房地产市场监管,严控信贷资金过多流向房地产市场,降低高房价和居民高杠杆对消费的挤出效应。

第六,激励发展新型消费。加快培养网上零售、在线教育、互联网医疗等消费新模式新业态,匆匆进新型消费扩容提质。顺应新型消费发展趋势,加快出台电子商务、共享经济等领域相干配套规章制度,完美消费者权益维护系统,构建良好的消费环境。

第七,激励扩展有效投资。继续推动一批强基本、增功效、利长远的重大项目建设,推进企业数字化、智能化改革和装备更新。解决社会投资回报率低的问题,着力进步投资效力,激励扩展民间投资,激发民间投资活气,领导社会资本参与新型基本设施建设和新型城镇化建设,形成市场主导的投资内生增长机制。

相干文章:把“需求侧管理”与供应侧构造性改造联合起来

《光亮日报》( 2021年01月05日 11版)